什么粮都吃

我是有理想的

经历了高考
过程没有什么特别的,
当时查分,觉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,还不是自己的最高期望什么的
但是旁人都像见了世界奇迹似的,似乎清北就等着先录一个我
第一次觉得周围的世界真是有点low的
不是说所谓的直待凌云始道高,那个我反而不是很在意,只是觉得自己的苟且居然是别人的远方,莫名的就要成为个和很多人拉开差距的人,突然才发觉身旁人,亲近的,疏远的,一路都是对高追求想都不敢想的人
说的过分
都是些俗不可耐的人
他们不明白我的期望,要我把这种期望寄托到不知哪里的神一样的存在身上,让我自己做个安分的侥幸者
随意吧
高考完感觉像初窥了社会一角
老师在教同学如何主动打爆招生办老师的电话
我以为我也会是其中一个,虽然我不会去打
但很快有些学校却打给了我
先来了人大,被我低情商婉拒后来了复旦,像商量生意一样问我先报哪个专业
这大概给我一种“原来我已经到了这个群体的上层”
这种身份有什么好处呢
大概是父母只随便问要报什么志愿,问完也只说报之前通知他们一声
大概是老师组织你去咨询各种高校,看见你志愿只填两行也只会说你好玩
大概是临到填志愿才去借他们买的书找学校编号
大概是被电话里大学老师的客气搞得很紧张
即使不是最上层,也会有很多人需要你,但“不是最上层”也不是指所有一般人,
它一般指那些最上层的替补队员
你可以认为我在炫耀,但我真的只写给自己玩玩
我的最高期望远去了,我很难过而无人乐意理解
有许多大学肯定我,我很开心而无处分享
我恐惧有人突然就心甘情愿崇拜我了,好像他们自己无其他事可做,不愿爱自己而去意淫别人的人,大概曾是我的朋友,但如今却自己降级,听起来真是可悲
可能总是不乐意想别人之所想的我也一样可悲